美国大学求职经验之校园面试及 Offer 协商

更新       分类       0评论

前文讲述了在美国申请大学教职所需要的材料,以及电话或视频面试,今天说说校园面试和 offer。美国大学招人,尤其是 tenure-track 的职位,会邀请3-4个候选人参加校园面试。如果学校经费短缺,则可能只邀请2个候选人。

顺带说一句,这几年很多高校经费紧张,有些职位已经贴出招聘广告、甚至搞了电话面试,却因为钱不到位最后取消了;我也曾读到过在校园面试并拿到口头 offer 后,因为学校发现资金无法到位,从而取消 offer 的情况。因此,不管走到哪一部,心态都很重要!

总的来说,到了校园面试这一步,离 offer 非常近了。虽然校园面试在整个申请过程中最为复杂,但还是有一些共同点。比如,候选人会与有投票权的教授进行交谈,会做 teaching demonstration 和 research talk(不同学校会有不同选择),会参观校园。下文对这些活动展开说明。

校园面试前的准备

  • 协商时间。通常校园面试需要2-3天。有时路途较远,需要把飞机上的时间也算上。在通知的时候,Search Committee 会给出几个时间段,让候选人挑一个。如果候选人觉得这些时间段难以成行,完全可以商量。我的5次校园面试,有3次不在最初设定的时间段内。如果时间紧张(无论是候选人还是招聘方),可以利用周末到达或离开。比如,有一次面试我周日晚间到达,然后周一早上开始面试。
  • 准备正装。如果招聘方教授到机场来接,并且接机后直接去学校,可以在机场卫生间就把正装换上。如果接机后先到酒店,可以不忙着穿正装,特别是冬天在北方面试。
  • 记住招聘方教授的长相。中国人对其他种族的面孔可能会「脸盲」,因此,可以提前从网站上找到相应的照片并记住。在见到这些教授的时候,最好能直接叫出其名字。当然,他们的研究和教课领域也需要提前记住(和准备电话面试一样)。
  • 准备好 research talk 和 teaching demonstration 的内容。标题可以提前给 Search Committee。
  • 在出发前确认收到 Search Committee 给的面试时间表。
  • 和准备电话面试一样,再次思考自己如何从 research, teaching 和 service 三个方面给雇主做出贡献。
  • 可以带上一些材料,如代表性的文章,grant proposal,syllabus,给学生批改的作业等。我面试的一所学校需要新老师教授 sensation & perception 这门课,我就把这门课的 syllabus 给各个教授发了一份(如果没有现成的,可以草拟一份)。
  • 和电话面试一样,想好自己有什么问题要问。
  • 带好 GPS(非必需)。有些招聘方不负责接机,会让候选人自己在机场租车去校园。虽然招聘方会报销租车钱,但不一定包括 GPS 和保险,因此自带可以降低成本。是否需要自行驾车会在协商时间的时候确定。

会谈

会谈包括与教授,学生代表和行政人员的会谈。

与教授会谈

候选人通常会和系里的助理教授以及终身教授一对一会谈(也可能同时和若干个教授会谈)。会谈时间从半小时到一小时不等。有时会和同一个教授谈几次。

会谈的内容基本围绕 research, teaching 和 service,很可能重复电话面试的问题。如果是 Search Committee 的教授,通常来说会对候选人更了解一些,问的问题也会更为细致。如果不是 Search Committee 的教授,对候选人的了解也许会少一些。这时需要候选人对自己的成绩更多的进行介绍。

和教授聊天时一个很可能出现的情况(我5次校园面试都出现过):教授对候选人没什么问题,反而让候选人自己提问。很多教授都很忙,所以如果领域较远,他们未必有时间细读候选人的材料,也问不出什么问题。这就是为什么在面试前需要自己准备问题了。试想一下,如果教授和候选人无话可聊,场面会多尴尬。

自己提的问题,可以参考电话面试的准备,也可以提一些新的,例如:

  • Tenure expectation (如果不是 tenure-track 的职位,可以问下工作要求)。这是重中之重。到了校园面试这一步,完全可以设身处地试想一下今后的工作,当然需要知道工作要求。
  • 教授在该校工作的体验。
  • 学生的素质和需求。
  • 学校所在地情况。这个问题非常重要,很多教授会主动介绍。找工作,不仅要看单位,所在地也很关键。

需要说明的是,对不同的教授可以问相同的问题。提问,不仅是为了获得答案,更重要的是表达自己对职位的兴趣,以及有话题可以和教授互动。

为什么互动重要?在会谈中,对方教授不仅考查的是学术水平,同时也在考察这个候选人是否适合作未来的同事。Tenure-track 的职位理论上是终身的,因此对方很可能会想「我是否愿意和这个人一起共事几十年?」

很难说对方会希望有一个什么样的同事。但是,我们至少可以做到有礼貌,显得开朗风趣些。我曾几次听说,有的教授因为觉得候选人不适合做同事(比如过于自大。作为亚裔我们可能很难想象在找工作中显得自大,但是在西方文化中,这种情况确实是可能出现的),而投下了反对票。

与学生会谈

在 teaching school,教授会相对重视学生对候选人的评价。即便在R1、R2的学校,有时候学生代表是有投票权的(有意思的是,有的地方助理教授反而没有投票权)。因此,要重视与学生的交谈。

与学生的交谈仍可以围绕着 research 和 teaching 进行。此外,也可以与学生聊一下生活和求职经历。不建议问学生对某个老师如何评价;但是,可以问学生在这个 program 里的体验。

有时学生会提出结构化的面试问题,例如对做导师有何计划,如何帮助学生进行学习和科研。我还遇到过如何帮助学生出国学习的问题。这些问题是可以提前准备的。

与行政人员会谈

包括与院长,教务长甚至校长的会谈。这些人理论上有否决权,但通常并不参与决策。只要经费允许,他们会批准系里报上去的 offer。与行政人员交谈,仍旧需要大致介绍一下自己的学术背景。此外,与行政人员的会面可以问下工作签证、绿卡以及关于配偶工作的政策。另一个有用的问题是最近几年的 tenure 率。

如果面试规模较小的文理学院(liberal-arts college),可以问一下招生(enrollment)情况。哪怕是排名较高的文理学院,生源也是重要的财政来源。美国很多地区上大学人口在减少,生源对于这些小学校极其重要。

Research Talk

在R1、R2的学校,research talk 是重中之重。有些研究型的学校甚至不需要 teaching demonstration。

对于即将毕业或毕业不久的博士,research talk 的内容基本就是博士论文,这样的内容可以由导师把握。在博士论文的基础上,我建议加再上一些别的 project 简介,可以显得该候选人的研究领域较广。

此外,可以根据面试学校教授的情况,谈一下潜在的合作。我作为学生代表所经历的一次招聘,职位为社会心理或认知心理的助理教授。在决定 offer 的会议上,两个领域的教授不出意外地为自己领域的候选人争辩。候选人之一在 research talk 中提到了自己的研究与临床心理有很大关系。结果,她赢得了临床心理领域教授的票,顺利拿到 offer。

Research talk 会有教授提问的环节。很可能有的教授不完全理解候选人的研究,提出比较尖锐的质疑。面对这样的情况,在对方发问时不要急着反驳。如果觉得问题实在难以回答,可以说这样的问题值得将来进一步研究,也可以学外交部发言人,把自己研究的意义和价值再重复一遍。Research talk 后如果仍有时间,找相应的教授再沟通一下也是完全可以的。

Teaching Demonstration

对于 teaching school 来说,teaching demonstration 是最关键的一环。Teaching demonstration 的时间从半小时到一节课不等,我见到的通常做法是让候选人进入教室代一节课。

有时 teaching demonstration 的主题由对方指定,并且所教的课未必在候选人的领域(比如我的领域是认知心理,但代过临床心理的课)。这种情况下一定要问对方索取一份相关课程的 syllabus,对所教的内容有一定的了解,然后才开始组织具体的材料。

有时 teaching demonstration 的主题由候选人决定,那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研究领域进行材料组织。Teaching demonstration 的对象通常是本科生,因此不建议把 teaching demonstration 当成学术报告。

Teaching demonstration 最重要的部分是与学生互动,因此,一定要提前设计好能够提出的问题,以便于和学生互动,因为很多学生对陌生老师有一定的隔阂。为了活跃气氛,可以用和课程相关的热点新闻进行开场。除了幻灯片外,也可以通过加入视频以及小组讨论来提高学生的积极性。

我在一次 teaching demonstration 中,讲授人的非理性决策。我现场让学生做一些决策,然后让学生看到他们的选择违反了传统的经济学理论,进而询问学生的想法,从而过渡到我打算讲授的知识点。

参观校园与聚餐

除了上述的活动外,候选人一般还会由教授或学生带着参观校园,以及与他们共进午餐或晚餐。

需要着重指出,这些都是考察环节!在这些活动中,考察点既有学术,也有「是否能当一个好同事」。在这些活动中,不冷场是非常重要的。有可能候选人经历了一天的面试,已经很疲劳了,并且已经把一些问题和回答重复了很多遍,但是,仍旧要保持状态与他人交流。

比如,如果参观体育馆,不妨聊聊双方学校的体育情况(这需要提前查询准备),以及个人的体育爱好。在聚餐时,除了学术,当地的天气、食物、房价、学区、特色文化、景点,都可以聊。询问这些信息能够显示出候选人对学校的兴趣,并显得候选人不「死板」。

参观校园的另一个意义是让候选人更好地了解学校,在抉择 offer 时产生作用。

面试后的等待

与电话面试一样,校园面试后可以给系主任和 Search Committee Chair 发一封 thank you note。但是不要指望对方回应。如果对方回应,切忌过分解读!

就如同我在申请材料篇中所写,那些有投票权的教授到底怎么想,you never know。网上可以找到很多例子,候选人觉得自己面试得很棒,对方非常热情,但是没有拿到 offer。因此,在等待的过程中,心态最重要!

当然,你可以在 thank you note、或校园面试中询问一下 search timeline,让自己知道大概需要等多久。

Offer 决策过程

校园面试后要等多久才有消息?理论上,最后一个面试的候选人离开学校的那一刻,教授们就可以投票了。确实有校园面试后一两天就收到 offer 的例子。

大部分情况下,需要等一到数周时间。首选,等待的时间取决于面试顺序。对于第一个参与校园面试的候选人,其等待时间自然要长一点。其次,教授都是很忙的,特别是如果校园面试位于期末,那教授更难找一个共同的时间讨论并投票。有时候一次会议不足以产生 offer,因为争执太过激烈,需要多次会议,那更是延长了决策时间。

在有的情况下,教授在决定 offer 的时候需投出两票。一票是询问这些候选人是否有资格被授予职位;而另一票投给自己最欣赏的候选人(或者对所有候选人排序)。

假如特定的候选人被认为有资格授予职位,并排名第一,那么 offer 就产生了。如果该候选人未接受这个 offer,并且排名第二的候选人也被认为有资格获得职位,那么 offer 顺延到第二名。如果第二名仍旧没接受 offer,是否再顺延,不同的学校做法不一。

协商 Offer

很多学校通知 offer 分两步。第一步是在投票后,系主任打电话给排名第一的候选人进行口头通知。在电话中会大致介绍下薪酬。候选人可以要求对方再写一封邮件确认下细节,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协商。

需要指出,协商既不是漫天要价,也不是什么要求都不提就接受offer。在表达兴趣的基础上,完全可以提出自己的要求。虽然不是所有的合同细节都能被修改,但是下列是可以讨论的:

  • 年薪。如果手持多个 offer,可以更好的讨价还价。此外,考虑年薪的时候还需要考虑当地的税率,学校提供的养老金和医疗保险,以及当地房价。可以在网上查询不同地区的 cost of living。
  • 搬家费。
  • 科研启动经费,以及运用的方法,例如年限,人头费等。
  • 暑期经费。大部分学校的工资是指9个月或10个月的工资,因此暑期的可以分开讨论。
  • 配偶工作。对于经费十分充足的学校(比如顶尖的私立研究型大学),可以讨论 double hiring。
  • Course load。至少可以协商在第一学期减免一下教课量。实际上很多学校会主动提出第一学期少教点课。
  • 把过去的工作算到新单位评 tenure 的材料中。比如在去A大学做助理教授前,某人在博士后的位置上发了若干篇文章,可以协商把这几篇文章算在A大学评 tenure 的材料中。
  • 工作签证和绿卡。通常来说学校都有既定的政策,但即使不能商量,也可以在此阶段详细了解下工作签证和绿卡的办理过程。通常合同签字后就可以开始办工作签证。需要说明,即使拿到 tenure-track,也不是所有学校都支持 EB-1B,有可能学校会走 EB2。如果对绿卡期望很高,最好在接受 offer 前把细节都问清楚。绿卡的常见类型和流程简介参考这篇文章
  • 福利。不过,医疗保险和养老金很难协商,因为一个学校通常就几个选项,而且针对全校教师员工,不可能为某个人做特定的设计。

在协商后,如果候选人对 offer 满意,就可以通知对方接受 offer 了。此时,修改过的 offer 会经过一系列的行政审批(可能要几周时间),以书面文件的形式寄给候选人。然后候选人签字,寄回,整个过程就算完成了。在雇主收到签好字的合同后,就可以进行 background check 和工作签证办理了。

 

Rate this post if you find it helpful.
14 readers rated; average 4.7 stars.

扫描二维码,分享本文到微信朋友圈

心理学助理教授,现居爱荷华,爱旅游爱游戏。

0 条评论